13

 

這一覺THOR睡得頗好,沒有惡夢的侵擾讓精神恢復了許多,一張眼,Loki枕著左臂,用右手大拇指滑動著手機的模樣就映入眼簾;天黑了,視物孔外什麼也看不見,只有濃重的霧氣在玻璃上凝出水珠。

THOR支起了半個身子,Loki瞄了他一眼,繼續專注在那方小小的螢幕上,合金製成的小盒子不斷閃著藍光,THOR在米德加爾特的時候看過,Jane管這叫傳簡信,在神域看到人類產物還真稀奇,雖然他知道這是Loki去了中庭以後帶回來的。

「……你餓嗎?」其實THOR原本想問的是「哇噢你正在跟你的地球朋友傳短信嗎」、或是「這個叫手機的玩意兒好像很好玩」,不過話到了嘴邊卻硬生生轉成無趣的句子,這讓他感覺有點憋,以前和弟弟明明是無話不談的。

Loki頭抬也沒抬,淡淡說了一句,「你餓就自己去吃。」

一如THOR所料想的回應,還要這樣找話題、然後被無視多久?他好幾次都想發作,但Loki沒有錯,站不住腳的畢竟是自己,麻煩是他捅出來的,還把Loki視為雷神墮落的主因,人家肯回答已經算很給面子了。

於是THOR抓起擱在一旁的外衣,他記得餐廳在下面一層,等等順道給Loki帶些吃的吧,這兩天在金宮也沒看他認真吃過什麼東西。

結果他一起身,沒估算好距離,頭撞上了臥舖上頭的行李櫃,砰地一聲,Loki直起身子來,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THOR.

「……抱歉……」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道歉。

「手機訊號不見了。」Loki將螢幕轉向它,上頭以一行行字句構成,最後一句的內容是:

ThorWhat’s up?

 

而後一個大大的紅色「x」閃動著,上頭還加了一個簡單的骷髏頭圖案,簡直就像是毒藥標示。

「我的手機訊號連動到主控室的傳輸陣,整艘船的對外的通信都在那裡,正常情況下不可能會斷。」

「是Svartálfar?」

Svartálfar不可能追到海上,是外來的東西。」Loki轉向視物孔外那片黑黝黝的海,似乎有一些棉絮似的藍光往上飄浮。

THOR警醒地抓起戰斧把手,照理說遇上通信中斷的情況以及海面上出現的異狀,其它乘客早就開始騷亂了。

「是有點不尋常,什麼聲音也沒有……我上去看看。」

「別衝動。」Loki拉住了他的後領,「我跟你一起上去,你走後面。」

Loki也披上了斗篷,將自己罩的嚴實,而後他們出了艙門,幾個乘客茫然堵在在走廊上,一臉莫名其妙。

Loki擠了出去,往甲板的方向,帽沿幾乎蓋住他的上半張臉,只露出尖削的下巴及兩扇薄唇,走道很狹窄,THOR緊跟著,猛然Loki停住了腳步,雙肩就撞進THOR的懷裡。

走道是斜的,盡頭處就是甲板,而通往甲板的門大大開著,原本漫天的濃霧已經散去,滿天星斗清晰可見。

半腐的魚屍發出詭異的光芒,擺動著無肉的尾骨躍出水面,噗通一聲,證明了牠並非幻覺,來自地獄般的燐火熒熒,不斷從海中竄升起來。

「不好意思,請問怎麼了嗎?」Loki壓低了聲音,問旁邊船員模樣的男人,對方比了一個「噓」的手勢,示意要他們安靜,而後有越來越多的魚,大的、小的,甚至有些巨大的海獸都出現在船的四週,相互追逐補食,可牠們顯然都是死的,從一顆顆骨頭比肉多的頭顱就知道;滿口利牙的大魚吞下了小魚,直接從爛光的消化道掉了出去,整個海面都是此起彼落的落水聲。

THOR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位國王並不熟悉水手生活,身邊的旅客也合他一樣茫然無措,他只覺得彷彿來到傳說裡描寫的死亡國度,難道他們在不知不覺中死了?這不可能,阿薩神族是不死之身的呀!

「航道錯誤,開進時空裂縫,所以我們來到死之國了嗎?」他壓低聲音,在Loki的耳畔說。

「我不知道,但我可還沒死。」他抓住THOR的手,將它往斗篷內一探,按壓住心臟的位置,Loki是活的,心跳很正常,只是THOR緊貼著他,手指又不小心掃過心臟旁的曖昧突起,他的身體震了一下。

 

「糟糕,太習慣了,直接就把他當成了Thor。」Loki心中暗暗罵了一聲,立馬鬆開自己抓著THOR的手,隨後又非常消極地想了,「算了,反正是同一個人。」

可是不知道THOR的心裡怎麼想,會不會認為自己蓄意誘惑他?

好吧,這也是事實就是,大概他就是想看這滿口仁義道德的傢伙困窘的表情,這個時候Loki也懶得去讀他的心思。

「請各位保持安靜,我們正在漩渦附近,不要驚慌,稍後就會恢復正常。」船長輕聲提醒,大部分的乘客臉上仍顯露不安;大約再過了半分鐘,四周的霧又一點一點聚了過來,那些半腐屍骸漸漸隱入蒼茫裡,終於完全被掩蓋。

「……貴客不知道霧之海就是這個樣子吧?放心,船老大經驗老到,絕對保證各位平安抵達船城。」門邊的船員語氣高亢地喊了幾聲,見到沒事,人群又退回了自己的艙房內。

「真的沒問題嗎?看起來十分反常。」THOR問。

「是真的,我們常年在海上,都習慣了,是貴客沒坐過長程的船吧?」船員咧開滿口的白牙笑。

「人家說沒事就沒事了,倒是你,能不能把手從我身上移開?摸得很舒服是嗎?」Loki冷冷開口,他早就將手抽掉了,但是THOR的五指還像吸盤一樣擺在他的心窩上,一點都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THOR,我說,放開我。」他掀下斗篷的帽子,微怒地瞪著THOR

「……不對……」THOR沒理會他似的喃喃自語,「真的不對,你的體溫太高了……Loki,你正在發燒。」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