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是嗎?我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除了你的手一直壓在我胸口之外。」他有些用力地扯下THOR的手,同時也反射性地探了探自己的額頭,真的有些燙,他是霜巨人,平常的體溫就略低於常人,聽THOR一講,才發現頭有點昏,原本以為這不過是暈船。

「回去吧,回去休息,需不需要叫船醫?」THOR的手被弟弟甩掉,沒有發火,而自己也意識到他們太接近了,不由得後退了兩步。

「不必,千萬別叫。」Loki懶洋洋地回答,逕自轉身回了艙房,與THOR擦身時還伸出手肘護住胸膛、橫在兩人中間,他的頭很低,依舊沒什麼表情,但蒼白的雙頰上居然泛起了紅暈。

「天哪,他燒的不輕!」THOR內心暗道糟糕,隨即跟了上去,而後忽然想起什麼事,又緊急剎住,拉住了那個船員。

「老兄,幫個忙。」他掏出兩枚銀幣,塞到船員手裡,「我主人病了,這很嚴重,我得看著他,請你幫我們拿些晚餐送到艙房,呃,他喜歡吃甜食,可以的話多拿點。」

「吃甜食才會暈船吧。」船員看著THOR倉皇離去的背影,搖了搖頭,「我看這小伙子也暈了,對自己主人動心不是什麼好事啊。」

 

「……剛剛只是遇到亂流,我沒事,你那邊還好嗎?……嗯,嗯,我知道,你先忙吧,晚點聊。」

THOR打開門,Loki正夾著手機,一邊脫下外袍,通話的對象當然是Thor,他瞄了THOR一眼,胡亂把長袍捲了扔上行李櫃,然後縮回床上。

「真的不必幫你叫醫生嗎?你的臉很紅。」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多討厭看醫生,放心吧,我吃藥了。」Loki背對著他,手機隨意擱在床邊。與其說討厭看醫生,不如說Loki討厭讓不熟識的人觸碰身體,從THOR有記憶開始,小小的黑髮男孩只要一聽到要看醫生就是挨在Frigga身後含著淚,那雙大眼睛寫滿「可以不要嗎」,可是他體弱多病,抗爭經常是無效的;再大一點,等到他學了魔法,能夠自療之後更少讓人診斷,有時候THOR甚至會懷疑,Loki成為一個魔法師的初衷是否就是為了逃避看醫生。

然而這讓THOR想起了一些事,一些還是孩子時的事,他總是在弟弟風寒時溜到他身邊,額頭貼額頭的替他量體溫,或鑽進被窩裡幫他暖腳,理所當然的,無法好好睡覺的Loki病得更嚴重了,白癡哥哥也無法倖免的被傳染,被Frigga揪住了就是一陣痛罵。

這種情況發生過了幾次?三次?或是更多?

THOR扶著Loki的床沿坐了下來,地板很冰冷,但他暫時不想起身,鑽進Loki的被窩裡嗎?不可能的,船上的臥舖太小了,更何況他們都已經長大。

而現在的Loki,也不會接受自己吧。

 

房門扣了兩下,收了小費的船員送來了食物。

THOR將它端到床邊,食物的香氣引起了Loki的注意,他確實也餓了,坐了起來,毫不客氣地抓起蜂蜜甜餅,撕成小塊放入口中。

「你真的還好嗎?」THOR不知道是不死心,或只是想找個話題,Loki心情看起來不錯,回了他一句:「我覺得還好,不像風寒,只是體溫比較高……話說回來,測量發燒是摸額頭才對吧?」

「……你斗篷內那件衣服真的很薄……所以我才……」THOR回想起不該碰的部位那該死的觸感,居然有點面紅耳赤。

「我沒有任何發燒該有的症狀,除了暈眩,但也不嚴重。」Loki技巧性地迴避這個話題,又拿起另一塊麵包,「食慾也正常。」

「可能從金宮飛過來途中,風大了點吧?船艙裡的空氣也很不流通。」THOR正認真地替弟弟想體溫過高的理由。

「得了吧?你可別忘了我在宇宙流浪過、被復仇者聯盟打得鼻青臉腫過、被Baldur整得半死不活,還下過深淵,這點路不算什麼。」他輕蔑地喫了一聲,饒富興味地盯著THORTHOR愣了一下,有些結巴地說,「……在我還沒來到這裡之前,這些我都不知道,就算是現在,也知道的不很清楚……」

「該說你笨還是老實?」Loki皺起眉頭,垂下兩扇睫毛,「算了,其實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辦法跟我經歷那些事了,面對未知,我跟你一樣茫然。」

THOR看著他,有些欲言又止,考慮了一會兒之後才開口。

「……我不知道能不能這樣說,這不能算是安慰你,面對未知可能是恐懼,但也可能只是我們自亂陣腳──你先別生氣,聽我說完──」

THOR看著那雙陡然瞪大的綠眼睛,趕緊先搬出但書預告,避免又讓Loki生氣;這幾天讓他充分體驗自己說話有多惹人嫌,三年不見,這傢伙從對自己言聽計從的弟弟變成喜怒無常的地雷,THOR每說一句話、每作一個動作都要戰戰兢兢,簡直快像得了被迫害妄想症。

「你不相信的話,就讀我的心。」THOR訥訥補充。

「你說。」Loki沒有表情地看著他,銳利的眼神像在審視。

「剛剛在甲板的情形就是一個例子,看起來很恐怖,可是卻是一個常態,是不是?也許我們把一切想的太難,也許不只我一個人這樣穿越時空來過,這門禁術存在很久,不可能沒人試過,否則它就只能是個理論,命運三女神和Svartálfar也不會拿他當手段來陰我,這風險不小……你說呢?你同意我的看法嗎?」

Loki沒有回答,但THOR的話奏效了,他開始思考話中的含意,THOR順著話題繼續下去:「所以之前一定有人成功過,一定有線索存在九界之中,我敢打賭,這個實踐過的人力量與我一般、甚至比我更強大,我非魔法師,但也理解力量如果不足以打開時空裂縫的話會有什麼情形發生……反噬現象,那三個老太婆會自己完蛋,你覺得他們會冒這個險嗎?」

 

「……你說的不無可能。」Loki沉默了一陣子,說出了這個結論。

「這倒提醒我一件事了,我體溫過高可能跟命運三女神的詛咒有關。」

「什麼?」

「你不是給了她們我的靈魂碎片?我可能也會被影響到,那時候真是太忙亂了,居然漏了這點,只讓Idun查了你們兩個。」

「要告訴金宮裡的那個嗎?」THOR露出擔憂的表情,一方面源於自責、一方面是真的耽心起Loki的身體,撇去冠冕堂皇的成見不說,他認為自己還是用「兄長」的方式愛著弟弟。

「不用,他夠煩了,我想沒有大礙,那詛咒針對的是阿薩神族,我又不是。」Loki說這句話的時候,的眼裡有一閃而逝的悲涼,很細微,但偏偏THOR捕捉到了,相處那麼久的弟弟,很多很多的小動作,他都了解其意涵。

他知道被自己那樣看待著的Loki有多不好受,誘惑雷神墮落等同摧毀Odin親手立下的正義價值,而霜巨人的血緣也是不可選擇的原罪;Loki或許花了很多時間去忘掉得知真實身世時的痛苦,也讓存在於「現在」的人們能夠坦然面對,THOR的出現無疑是再次扒開舊傷,那有多疼?他真該好好感謝,Loki表現出的不悅已經非常輕微,有些情況下甚至是在維護THOR

 

不可否認,才沒過幾天,THOR的心志已經開始動搖,然而不去死守某些原則界限、順其自然,或是乾脆的承認錯誤的地方會讓現況來的更好。

雷神很頑固,可是下放凡間讓他經歷了一些,他突然想起了那時在中庭遙望天頂的感覺,他想弟弟、想家人,但回到阿斯加德,等待他的卻是一個殘缺的結果。

那些發狂的思念都是真的,屬於兄弟倆之間的所有回憶也都是真的。

Loki,我真的很抱歉,因為我的魯莽,讓你們現在這麼辛苦。」THOR低下頭,注視著Loki撐在臥鋪上的手指。

「那麼我問你,你後悔來嗎?」Loki問。

THOR點點頭,扁了一下嘴,「但看到你過的不錯,我其實很開心。」

「……跟未來的你發展成那種關係也很開心?」他細長的手指敲著床面,曖昧地往THOR的手移動。

「我不知道,現在真的不知道了。」THOR抬起頭望著他,居然沒將手抽開。

「你們很相愛。」

「……你們?也是我們。」Loki的手在THOR粗大的指節上滑過,「超詭異的。」

「是啊,簡直是見鬼。」THOR乾笑兩聲。

「但這是神搞出來的。」Loki慵懶地將身子向前傾。

「金宮裡的那傢伙……我是說Thor,情況還好嗎?」

「派兵去維格利德了,主將是Fandral。」

「那個痞子,行嗎?」

「聽說是你的好朋友吧?別小看他,人家現在補上阿斯加德十二柱了。」

「……是嗎?我以為他只會泡妞。」THOR挑挑眉。

「……話說回來,你一直坐在地板上,難道不冷嗎?」Loki賞了他一計白眼,THOR驚醒似地盯著自己被凍到快麻痺的大腿,有點艱難的站了起來。

「熄燈吧,我想睡了,或許一覺起來,身體就恢復正常了,我的血統可是比你們阿薩神族還打不死。」Loki抓起手機,轉了一個方向,這次不是背對THOR,而是仰躺,手機的冷光閃啊閃,應該又是跟THOR傳起短信了。

「晚安。」THOR爬上自己的臥舖,拉上棉被,「謝謝你,我好過一點了。」

「不用道謝,我才是被你救回來的人……在兩年前。」Loki低喃,眼神溫柔地注視手機螢幕。

看著那樣的表情,THOR感覺複雜,他一方面覺得將身上那些讓情緒更加糾結的藤葛撥掉好過許多,又一方面覺得除去了這些理由跟藉口的糾纏,他就要失速下墜。

夢魘並沒有放過他,獨眼的烏鴉在夢境裡現身,用他最尊敬的父神,Odin蒼老而嚴厲的聲音怒罵著。

「你見識到他用什麼方式誘惑你了?」黑霧從鳥型擴散成成年男子的樣子,「審判」連外貌都幻化成了Odin

「約頓海姆人抓住你的手,不知廉恥的讓你碰觸到他的身體!」

THOR沒有回話,讓他繼續喋喋不休。

「你知道他為什麼穿得那麼少,他想要你抱住他、像頭失控的野獸侵犯他,然後──然後,偉大的雷神就會為他做任何事情,把國家、榮耀、甚至自己的命都賠上去!你可知道,他的一顰一笑都是劇毒!」

「你說夠了沒有?」THOR冷冷地望著他,望著有Odin外表、陰影一般的人型。

「就算在之前……在還沒產生這種情愫之前,我跟Loki的相處可不是互相仇視。」

「你質疑我?」人型拔高聲音,「你質疑由你的道德良知所產生出來的我?」

「我的道德良知不會要我輕視我的弟弟。」

「你的弟弟?親愛的THOR,這真是我聽過最好笑的話。」人型無可抑止地狂笑了起來,笑聲刺痛THOR的耳膜,「你喊卑賤的冰霜巨人為弟弟?他奪取你的王位、將你困在中庭,他所有的話都是謊言,你還為他辯駁?你會後悔的,THOR,你會後悔的!」

人型又化為一團混沌的黑影,那些尖利的謾罵與指責始終迴盪在漆黑無比的夢境裡,像一把把磨光的斧頭,劈砍著THOR的靈魂。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