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他的眼淚沿著臉頰落下,用盡全身的力量壓抑破碎的啜泣聲,最後有些換氣過度,直接將額頭靠在石壁上,整個人像是力氣被抽乾似地,軟了下來。

THOR覺得很痛苦,然而他痛苦的原因並非生理上的因素,Loki的悲傷確實的感染了他,他想,自己知道Loki哭泣的原因,那混合了太多情緒,絕對不是傳說裡邪惡的冰霜巨人、或是意圖奪取國家的叛徒該有的心理矛盾。

Loki中毒的程度應該不算嚴重,他還能控制肢體動作,雖然有些吃力,還是慢慢走回了THOR的身邊,背著他躺下。

兩個人中間隔了一個手掌的寬度,火在THOR的這一側,不斷的提供熱源,但是他同時感覺到一件可怕的事,打著哆嗦的Loki正在冒著寒氣,就算沒碰觸彼此的身體,冷風還是凍的THOR直起雞皮疙瘩,在他的身旁躺著的,簡直就是一塊冰!

是命運三女神的詛咒和蜈蚣的毒性讓Loki變成這樣嗎?或是約頓海姆人的血統讓他的反應與THOR截然不同?沒有時間細想了,THOR只覺得自己必須快動起來,弟弟的狀況實在不妙!

他讓體內逐漸正常循環的血液平均流向末梢神經,然後集中精神反覆做出握拳的動作,試了幾次,力量恢復一些了,接著氣血湧上喉頭,嘴裡一甜,咳出一口濃黑的血,居然能動了,現下,隨心所欲地移動身體還是很艱難,可是力量已足以讓他向Loki靠近。

「……你很難過吧?」THOR也能出聲了,雖然聲音沙啞又難聽,他左手僵硬甩向Loki的肩膀,整個人像磁鐵一樣吸了上去,動作很滑稽,THOR想,自己的體溫很高,應該能中和掉一部分的寒氣。

Loki顯然嚇了一大跳,他的雙肩震了一下,卻沒有反抗,也許是沒有力氣反抗;他的袍子被一層冰粒覆蓋,身上不斷冒出的寒氣凍的上半身赤裸的THOR發疼,THOR牙關打顫,卻沒放開他,已經恢復知覺的手指不斷搓揉著Loki的掌心。

這是THOR小時候幫他暖手的方法。

阿斯加德的冬日漫長苦寒,身體孱弱的黑髮小男孩即使穿了再多層衣物都無法阻止從骨髓裡透出來的冰冷,雖然後來他知道了,那是幼年時他的約頓海姆基因不完整所致,返祖現象讓他比一般霜巨人不耐寒,在這方面甚至比哥哥還要像純種的阿薩神族。

然而,那個笨蛋妄想熔化冰塊的行為竟然奏效了,寒氣被抑止,THOR過高的體溫也因此降了下來,他覺得自己實在該對弟弟說些什麼,又怕說錯話〈總不能說,謝謝你幫我打手槍〉,最後還是整個人從背後環住Loki,讓他能更暖和些。

Loki的臉上有些水跡,不知是淚水或是融冰所留下來的,他看起來很累,隨時都會睡著,THOR將身後的絨袍捲了上來,包住他和Loki,他們就這樣睡了整夜,擠在一起取暖,也許是自癒功能啟動很耗體力的關係,這一覺兩人都睡得很香甜,直到打開石門的鐵鍊聲再度響起。

 

THOR率先彈了起來,他將Loki護在身後,警戒地看著打開牢房大門的華納海姆士兵。

「居然沒死?」來人蓄著大把蓬鬆的鬍鬚,輕浮地吹了一聲口哨,「原來是快活過了,Freyr大人猜對了,你們兩個之中果然有人精通魔法……總之,活下來是你們的幸運,也是你們的不幸。」

「你們想幹什麼?」THOR壓低了聲音,憤怒地瞪著他,對方從上頭扔下兩副銬鐐,冷笑,「乖乖裝上唷,否則你們別想從這裡出來,我先警告過了,別給我玩花招,就算你們再厲害,王城有上萬名士兵,你們也不是對手。」

「聽他的。」Loki壓下THOR握拳的手,低聲在他耳邊說。

「……這也是你計劃的一部分?」THOR皺起眉頭,問。

「不算是,見招拆招吧。」Loki的薄唇拉起「笑」的弧度,順從地撿起地上的銬鐐替自己裝上。

 

這一次他們並沒有被蒙上雙眼,二十餘名重甲兵押著他們,沿路還有許多手持長槍的守衛,走道從狹小、未經打磨的漆黑岩壁變成了白色的花崗岩牆,兩旁還用華納海姆的文字雋刻著複雜的符咒,看來這是專門給犯人行走的道路,但盡頭會是哪裡呢?

「請兩位換件正式點的衣服、再用過餐點,待會兒Freyr殿下會親自召見兩位。」大鬍子的遣詞用字突然變的恭敬,他皮笑肉不笑,打開鐵條構成的小門,領THORLoki進入。

房間不大,東西也很簡單,只有一張長桌和兩張椅子,餐點倒是很豐盛,THOR用懷疑的眼光瞪了大鬍子一眼,他隨即拿出一枚鑰匙,將兩人的手銬解下,「放心吧,我以性命保證沒有下毒,鬆掉你們的鎖應該可以展現我國的誠意。」

Loki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對THOR說,「沒下毒,吃吧。」

THOR知道弟弟和以如此肯定,八成是讀了眼前這大鬍子的心,沒想到對方「喔唷」喊了起來,對Loki說,「這裡禁止使用魔法,進來前我還沒說明,當作我的錯,不能再用了,再用魔法的話,外面的軍隊可是會……」他比了一個割喉的手勢,然後笑了笑,「明白了嗎?用餐愉快。」

 

餐點真的很好吃,可是在一大群人的監視下,THOR也只好草草吃完,王宮裡的人都不簡單,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大鬍子居然能探測出阿斯加德邪神的讀心術,只怕Freyr更難對付。

THOR不知道Loki讀到了多少華納海姆人內心的盤算,兄弟倆現在無法交頭接耳、也沒有辦法打暗號,一切只能如Loki所說的,「見招拆招」。

餐後他們被領進一個更小的房間,裡頭只有兩套衣服及一小盆水,晉見王室應該要注重禮節,但對於地位甚至比Freyr更高等的這兩位神祇,讓這麼多人盯著換裝實在很不舒服。

Loki只把臉和手擦乾淨,直接在原先的裏衣套上新的袍子,THOR依樣畫葫蘆,昨天狼狽的經過讓他髮上的礦粉掉去不少,濕布一擦又露出更多頭髮原本的金色,但他們其實都心知肚明,被王儲召見哪可能穿得這麼隨便?只怕是對方另一個毒辣的計謀。

「好了,兩位,看起來氣質真是高雅,果然人要衣裝。」大鬍子矯情地拍了兩下手掌,「接下來,請挑選你們武器吧。」

「武器?」THOR皺眉,他知道有些國家佩劍是禮貌,但華納海姆的風俗顯然不是。

「是呀,挑一把順手的吧,不然我要幫你們選囉。」大鬍子拉下懸著的繩索,身旁那面牆登時翻轉了過來,上頭陳列各式兵器,卻都是些平凡無比的刀劍,然而在牆壁移動的同時,THOR隱隱約約聽到沸騰吵雜的人聲,似乎從牆外傳了過來。

「快選哪,快選哪!選武器也在遊戲時間之內,可別浪費了哪!」大鬍子突然興奮地笑了起來,手上抓著的那股繩子讓他絞的緊繃。

「遊戲時間……這是什麼意思?」THOR下意識抄起一把最近的劍,橫在自己與大鬍子間,他的怪笑沒有停,另外一側的牆隨著繩索下收而開啟,鼎沸的人聲像潮水一樣衝了進來。

映入眼簾的是巨大無比的圓形廣場,巨大的牆整個圈住它,上頭塞滿了華納海姆人,廣場中間什麼東西也沒有,倒是環型四周有許多扇不同大小的門,目前都還緊閉著。

「歡迎來到華納海姆最棒的鬥獸場,能夠一拳就殺掉我族子爵的人,想必十分強悍吧?祝你們幸運,討厭的阿薩神族!」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