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車輛駛近城門,馱獸的鳴叫與飛船的引擎聲混在一起,吵雜異常,Loki掀開窗簾的一小角往外看,幾個官兵模樣的人負責檢查文件,還有幾個正在貼布告──幾乎占滿整面城牆的巨幅告示──關於Fryre即將和Tilda女王成婚,並且受封大公的正式消息。

Loki只是看著,沒有太大的反應,坦白說,類似的聯姻並不少見,娶了王位所有者,國家的統治權就是最大的附加價值了,那混蛋之前就把念頭動到Loki身上過,現在第一人選跑了,沒想到他竟然不顧輿論壓力,直接迎娶前長他一輩的Tilda女王。

才半個月,Loki逃離冰牢期間,國內情勢出了什麼變化讓Fryre這麼著急?他無法猜測,只能肯定女王絕不可能把國家交給小偷。

同歸於盡、玉石俱焚,母親立下的誓約言猶在耳,答應這樁婚事,絕對是計劃的一部分,而Fryre也不會是笨蛋,怎可能百分百相信女王的順從,兩方的盤算無論怎麼看,都是各懷鬼胎。

「這下好了,我們擁有的時間更少。」Thor打了個哈欠,上頭載明的成婚日期在約頓海姆短暫的仲夏,可Tilda女王給的時間,卻是在「春雷以前」。

「那就表示一點也不能浪費。」Volstagg捻熄了菸斗,他的鬚髮用菸渣及煤炭染過,不是那麼惹眼的紅色,看起來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昨天所有人絞盡腦汁,集思廣益了一整晚,接下來的計畫與分工已經大致底定,雖然不知道成功率有多少,可這畢竟是唯一的路了,無論如何只有往前,沒有後退的餘地。

「準備好,要通關了。」Sif將一疊金箔夾在文件裡,這會加快他們通關的「速度」,城門口已在眼前。

 

黑城位於沙漠邊陲,在行政區域上被劃分到北方的範疇。

北約頓是霜巨人的主要居住地,比山巨人所在的南方嚴寒許多,土攘貧瘠,幾乎種不活作物,卻因豐富的礦藏讓此地繁榮發展,靠近沙漠的區域工廠林立,煙囪鎮日冒著黑煙,飄入冬日的雨水裡,變成黑沉沉的霧靄,壟罩整個城市。

「黑城」因此得名,在Tilda女王統治的時代,它被譽為帝國的金庫,不只礦業工業發達,也是煉金術士聚集的地方;然而,在華納人篡位統治之後,這裡也和那珥瓦一樣迅速蕭條……不,甚至更慘,幾個私人的大礦區被收歸國有,重新分配給華納人經營,他們不再任用按時給付酬勞的工人,而是恢復舊時代極權又省錢的制度──蓄奴。

此後,黑城不只表面是黑暗的,就連燈火通明的建築內,都藏著見不得光的勾當。

人口販子從各地抓來他們的「產品」,大多是孤兒、異族人,也有抵債被親人賣掉的倒楣鬼,只要出得起價錢,就可以買下他們的一生。

葛洛柏礦區和鄰近的其他礦區相比,面積十分迷你,它只有人家的四分之一大,卻能在華納政權統治的數十年間屹立不搖,算得上當地的傳奇。

「嚴格來說,我們不挖礦,可是也有相同粗重的活兒要幹。」負責「點收」奴隸的是個板著臉孔的中年女人,她的外表看起來像是山巨人,褐色的皮膚與褐色的眼睛,深綠色的頭髮盤成一個髻挽在後腦勺,拉成一直線的嘴讓下巴顯得更方正,看上去也更加嚴肅。

「辛苦了,葛洛柏夫人。」華納士兵畢恭畢敬地將文件遞給女人,對Fandarl比了手勢,Sif吆喝著,要車上綁成一長串的「奴隸們」下車,Loki是第一個,斗篷的帽沿幾乎蓋住半張臉,但他還是能從有限的視角內認出這裡是何處。

啞金丘陵,煉金術士多半這樣稱呼此地,它是煉金業曾經的重鎮,從礦區挖出來的東西一部分會送到這裡讓裡頭的稀有金屬「醒」過來,儘管已經有些模糊,四周蒙塵的機具上,都印了當時煉金行業工會的標誌。

穿過狹小的通道,一群人被領著往下走,走下了階梯,溫度逐漸升高,應該是下了地底,這一帶風力強勁,許多建築物都是鑿進山體裡,才能避的了這樣的嚴寒。

走道盡頭是一扇笨重的石門,女人將鑰匙孔插進岩壁上的洞穴裡,石門緩緩移動,發出沉悶的聲響,她轉頭向後方的「奴隸」們鞠躬,做了一個「請」的動作,所有的人魚貫而入後,石門再度牢牢地閉合起來。

「葛洛柏夫人是我們多年的合作夥伴,是絕對信的過的人,呃……當然,她也是……」Volstagg站到女人身旁,親暱地搭著肩,就像介紹家人一樣,「她也是Sif的養母。」

那張原本嚴肅的臉馬上就笑開了,她熱情地招呼Volstagg帶來的客人,邊向他們解說著瓦爾哈拉營生的「企業機密」,這個令華納人頭痛的盜匪集團在沙漠活動已經有六十年的時間,他們什麼都做,多半是把一些違禁品從南方帶到北方的黑市;舉凡農產品、食物、名貴的珠寶或酒,甚至連「偷渡」通緝犯的勾當也做。

當然,讓這個組織致富的基地之一就在這裡,他們用煉金掩飾私製軍火,利用買賣奴隸的名目,藏匿被華納人追緝的對象,這些人少部分遭受冤獄,大多數卻都是聲名顯赫的江洋大盜,他們對華納人恨之入骨,靠著瓦爾哈拉的幫助保住性命,潛伏在北約頓各地,等待搞垮Fryre的機會。

「或明或暗,都有絕對忠誠的同伴支持著瓦爾哈拉。」Volstagg驕傲地說,「那就是這個組織為什麼存在這麼久、這麼多人落網過,卻始終沒有垮台的原因。」

「不過,光榮的歷史差點被這傢伙給毀了。」Sif瞪了Fandarl一眼,他馬上叫屈:「要不是老子跟那珥瓦那些臭魚們關係好,你們哪有辦法在風頭未退前離開那裡呀?更況且,我犧牲的也很多好不?得罪了海主,船隊就只有解散一途了?解散,解散就是沒有了耶,平心而論我」

他的眼神一瞄到ThorLoki就轉回來了,這兩個人的身分可不是一般,要發作還得掂掂自己有幾分斤兩呢。

「對了,還沒向您請教,這三位貴客是……」葛洛柏夫人十分敏銳,立刻查覺Volstagg這次的客人不是以往的牛鬼蛇神,Volstagg也沒向她隱瞞,據實以告,只見那張從容的臉浮現惶恐的神情,戰戰兢兢地就要跪下。

「不了。」Loki伸手制止,「夫人,是我們要麻煩妳。」

「叫我Hannah就行。」她還是欠身行了個大禮,「有什麼需要吩咐的事,只管開口就好。」

「先給我們一個能伸直腿睡覺得地方吧。」Thor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