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這小鬼都是這樣對待所有的男人嗎?

Thor邊想著,邊讓Loki爬上那張雙人床。

中間用墊枕作了一道屏障,這是他第一次覺得墊枕有實際的用途,除了擺著好看之外。

Loki的要求,他要Thor和自己睡在同一張床上,理由是害怕,他昨天說過了,這個藉口的確是事實,壓力創傷症候群可能侵入潛意識,說白點就是做噩夢,有人陪在身邊睡情況或許會比較好。

Thor的「陪伴」作用大約持續了五分鐘,Hougn下的藥很強,Loki一下子就發出均勻沉重的呼吸聲,希望他連夢都不要做才好,Thor想著,儘管說的那樣不在乎,可光是想像,就知道那件事會在記憶裡烙下多重的痛楚。

Der Erlkönig……牽扯到它的事真的沒有那麼簡單了,Loki的交友圈,包括他的養父及前男友都要好好調查一番才行,Thor翻了身,這時候反而換他睡不著了,他爬下床,走進廚房,倒杯柳橙汁,他實在睡不著,又不想因為開電視打擾Loki的睡眠,索性坐在磁磚上,滑開手機螢幕,看起網路新聞。

依舊是那些無關痛癢的小事,市民抱怨停車格太少、知名傢俱廠商使用不環保的包裝材料、超市買到過期罐頭等等,看起來一派祥和的首都,誰想的到黑暗的角落藏著多少蠢蠢欲動的邪惡?

Thor很了解Loki的背景,就警察和線民的關係,他必須。

 

雖然父不詳,在他小的時候,Loki的生母卻對他疼愛有加,她兼了兩份工作,含辛茹苦就是要把孩子養大,儘管家境並不寬裕,在十歲之前,Loki的日子過的和一般小孩沒什麼兩樣,十一歲那年,母親用好不容易攢下來的積蓄,和合夥人加盟了一間便利商店,那個合夥人便是Loki現在的養父。

後來……後來的故事就像某些社會案件裡會有的情結,急於擴店的夫妻生意失敗,賠上了老本,積勞多年的母親一病不起,心有不甘的離開人世,養父還不起週轉時的高利貸,生性鑽營的他於是答應了債主的條件,從此把兩個人的生活從光明拖入黑暗。

中間Loki沒提過,資料上也沒有多詳細的記載,大約只寫了他畢業於哪個學校、又升上了哪一所中學,Loki的成績頗為優秀,尤其在美術方面有極高的天分,可這個天分也讓他斷送了升學之路,在高二那一年,他徒手把市議員的兒子揍進醫院。

「……他偷我的作品……他偷我的作品去比賽。」那一天,Loki的眼角還有瘀青,Thor和他約在學校附近的快餐店給錢,Loki說他已經辦了休學,對方揚言他再踏進校園一步,馬上就會把Loki告進少年戒護所。

「那你想繼續唸書嗎?」Thor解下脖子上的圍巾,都快聖誕節了,眼前的少年只有一件單薄的風衣外套。

「那也要看那混球願不願意繼續花這個錢吧?」Loki輕哼一聲,用插子把玩沾滿羅勒醬的筆管麵,對Thor擺在桌上的信封不屑一顧──Thor習慣用信封把錢裝著,這是一種禮貌,也是對收受者的尊重。

「你的成績很好,這樣很可惜……」Thor看著他,嘆了口氣,「我幫你問問,或許可以申請獎學金……」

「沒有用的。」Loki放下叉子,「鏘」的一聲,「他還在任內就沒公立學校敢收我,畢竟我打斷人家兒子的鼻樑,私立的,我也沒有錢唸。」

「………」Thor欲言又止,他想說些什麼,又不知道怎麼開口比較恰當,有點僵硬地把菜單攤開,放在Loki跟前。

「想吃烤雞嗎?只點了這些吃不飽吧?」

Loki挑眉,看著滿桌豐盛的菜色,吃不飽才有鬼,每次跟Thor出來,對方幾乎都要把菜單上的菜全點過一輪,然後強迫Loki吃下去,真以為他平常沒東西吃嗎?好心的條子給的錢不算少,三餐的溫飽不成問題。

「好啊。」Loki回答地乾脆,反正是Thor買單,不吃白不吃。

「那你要大蒜醬汁、還是香草醬……」Thor向前傾,指著菜單上的烤雞圖片。

「……等我成年以後,可以開始工作了,我會繼續完成學業。」Loki打斷他的話,「這是我逃離這種生活的唯一方法,我會努力的,Thor。」

他的語氣很平淡,輕柔,卻堅決。

 

──無論如何,我要讓他繼續完成學業才是,千頭萬緒中,Thor理出第一個結論,在他這個年紀的孩子本來就應該單純,如果可以的話,將他送到郊區的住宿制學校,遠離那些傷害過他的人事物,未嘗不是件好事,缺錢的話,Loki那麼聰明,拿獎學金不是問題,生活費的部分,Thor當然可以資助。

可是他本人的意願呢?還有,他的監護人會不會放手?Thor的眉頭皺了起來,這是當前最大的兩個問題;這時,手機螢幕亮了兩下,訊息的傳送提示彈了出來。

會這麼不挑時間傳訊息給他的除了Jane以外並不多,Jane已經不會聯絡他了,名單就只剩下那幾個人。

同事Fandarl傳了一張照片過來,是稍早他和Loki在賣場停車場的影像。

 

……急性腸胃炎呢,唷唷……連打字的語氣都十分欠揍,Thor幾乎能想像那副揶揄的嘴臉,他沒有回訊,站起身就推門往陽台出去,直接按下了通話鍵。

「──你不用解釋了,我不會相信你們是清白的。」Thor連話都還沒講就被Fandarl搶快,FandarlThor的警校同學,畢業後進了鑑識課,工作比要出外勤流血流汗的Thor輕鬆一些。

「……你是值夜班閒的發慌嗎?」Thor沒被這張狗仔隊偷拍似的照片嚇傻,照片左上角有台車,是Fandarl的香檳色RV,早上他沒有注意到,現在從照片裡瞧出端倪,想來同事也在那個時候去了附近最大的一家賣場。

「喂,不是啊,我擔心你的工時好嗎?病假也不是這樣用……嗯,等等……」還想再瞎扯兩句,機伶的Fandarl也嗅出一絲不對勁,Thor不會專程為了解釋或罵人打電話來。

「屁股曲線超正點的美少年……是你的線民,對吧?」

「是的。」

「那……你們捲入了什麼麻煩?總不可能交往中吧?」警察的職業天性,從兩人的關係聯想到的大多是社會案件,更何況Thor還是個不折不扣的異性戀。

「可能有,這是要你幫我查的地方。」Thor的語氣冷冰冰的,一句感謝也沒有,非常強硬。

「……不會吧?我今天帶了小說來耶!」Fandarl哀嚎,他真後悔傳什麼鬼訊息虧老同學,原本的清閒夜晚應聲泡湯,不是自作自受是什麼?

Thor把在家門口發現Loki的事全數交代一遍,他和Fandarl都不是警方高層,近期也沒有負責什麼敏感的案子,通話內容不至於被監聽。

「……Der Erlkönig,那可就討人厭了……」電話那頭的Fandarl嘖了一聲。

「我覺得他接觸過幕後主使者……只是……」Thor吸了一口氣,「我希望他是運氣不好被捲入,而不是一開始就置身其中。」

「那麼,你相信他嗎?」Fandarl在那頭點了根菸,偷偷查這些資料要挑燈夜戰,總得有些讓人打起精神的東西。

「我相信,他的本性不壞,只是,我怕他可能會有危險……」Thor轉頭看了室內一眼,靜悄悄的,下方的街道也是,偶有幾台車子駛過,沒有行人,只剩下一排排昏黃的路燈。

「但是,他的監護權還在他養父手上,你要怎麼保護呀?」Fandarl的手飛快的在鍵盤上飛舞,他有權限可以調閱市民資料,僅限於繳費紀錄、就醫紀錄之類,這些資料就很足夠,Loki養父「看似」是失蹤了,但法律上他仍存在,稅金、保險費、水電雜支或是Loki的養育費用,他都有繳。

「也有可能是自動轉帳。」Thor重申,那混蛋放任Loki任人傷害,他不允許孩子繼續待在不安全的環境。

「我當然知道啊……」Fandarl咬了咬下唇,「還是……你要把監護權搶過來?」

「……………」Thor沒有說話,陷入沉思。

「喂,那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喔。」Fandarl清楚老同學的反應,這是「下定決心」的意思。

「……我知道。」過了幾秒鐘,Thor開口,「我會想出方法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