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你確定你的消息沒有問題?」 Thor推了一下眼鏡,壓低聲音。

「真~的~千真萬確!」胖子操著濃厚的義大利口音,笑的時候露出四顆鑲金的門牙,「他的證件賣給我了……喂,你可不能因為這個檢舉我啊,畢竟我們是你情我願……」

肥短的指頭夾著一本護照,擁有者是Loki的養父。

「放心,我不是捉這個的。」更何況這種人渣留在瑞典境內也不好,Thor想,為避免啟人疑竇,他還是把後面那句話吞了回去。

「我就知道你識相……哈哈……」胖子乾笑兩聲,「話說回來,你查他幹嘛?不過一個欠地下錢莊一堆錢的窮鬼……你查他幹嘛?」

「他性騷擾Fandarl。」Thor亂編了一個理由,「大概一個月前,在飛鏢酒吧,他差點上了在上廁所的Fandarl,而且還搶了他的錢包……看來,他偷渡的正是時候,我們也揍不到人了。」

ShitFandarl?不會吧?」胖子尖叫起來,露出嫌惡的表情,「……他還真不挑啊……欸啊,真的不巧啊,你們晚十天囉,誰知道債主會安排他到義大利的哪裡去做苦工?話說回來,找不到他人的話,錢還是得照給啊,這個年頭,我們有多難混啊……」

「不會少你的,讓我看一下證件。」Thor接過對方遞來的護照,翻了幾下,確定真偽後,把手伸進皮夾裡,算了幾張鈔票,這不是Thor的習慣,但老唐不要信封,他喜歡一眼就知道這些情報值多少錢。

「怎麼敢騙你呢?真是的……話說回來,我也要準備離開了,這裡越來越冷,越不適合人待……」胖子老唐搓著手接錢,他是義大利移民,替幾個勢力仲介工作及「清理」──通常是用錢買下欠債者的護照然後把他們送出國「深造」就是了;老唐怕事,有案在身的不送、黑幫追殺的也不送,一定要有勢力擔保才會接單,

他常誇口自己是良心事業,瑞典政府還要頒獎給他,表揚他「解決社會問題」。

撇開移民法不說確實也是,正因為老唐的「堅持」,換來良好的「警民合作」,他賣出去的護照不會再流回瑞典境內,通常是賣給美墨邊境那些殷實的偷渡者,沒有出過亂子。

「什麼時候要走?」Thor又抽出一張鈔票,他想再買個情報。

「後天。」胖子咧牙,「爆炸案之後人心惶惶,我是聰明人,快閃為妙!」

老唐所言不假,那件案子距今才三個月,城市表面平靜,可實際上,有幾個問題正在發生。

外來的幫派勢力正在撤守,他們讓出酒吧、賭場及風化場所的經營權,就連舞廳裡賣強姦藥丸的藥頭都少了,但有經驗的員警都搖搖頭,這恐怕是場巨大風暴前的寧靜。

Thor不是高階員警,他的權限尚未大到知悉背後的水到底有多深,只知道這八成和Der Erlkönig有關係。

昨天Fandarl被他吵的不得安寧,Loki的養父在十天前提領完帳戶裡的大部分現金──用來請求債主將自己偷渡到國外的疏通款項,斯德哥爾摩暗潮洶湧,在大浪來臨前夕,快逃到別處免有滅頂之虞,錢也比較好賺。

這類背景乾淨的人幫派很喜歡,價錢高又單純,要是沒有家室就更完美了,這也就不難解釋負債累累的他為何沒欠過款、也沒疏忽過養育費,債主們需要「養」這個ID,就必須幫他支付維持合法公民身分的規費。

「你知道他有一個未成年的繼子嗎?」Thor壓住鈔票,往前推。

「他有提到啊,再半年就跟他沒有關係了吧?拖油瓶都快成年了。」老唐不客氣地收下,眼珠子一轉,「話說回來,你問這個幹嘛?」

「……難道他養父失蹤了,不會報警嗎?我比較懷疑這點,你怎麼會接這種案子?」Thor說的像在閒聊,其實他正在確認Loki這一部分的安全。

「他說跟男人跑啦!」胖子擺擺手,「又不是親生的,幾百年沒連繫了,要不是因為小鬼有教育補助……還有要養自己的護照,根本不想把錢花在上面……婆娘死的時候乾脆送育幼院就算啦!我看,也不會有連絡了吧,早當彼此都失蹤了吧?」

「……可憐了孩子。」Thor搖搖頭,看來Loki的養父早就有打算,這邊待不下去了就開溜,Loki還在學時有津貼可以拿,一被退學,大概也有醞釀了他跑路的念頭。

 

Thor離開咖啡店,這一帶是大學城,往來不是學生就是教職員,和老唐的形象極不相襯,也因為這樣,私下會見這位Fandarl的情報來源時,才能避人耳目。

他外帶了兩個三明治和一杯熱牛奶,過了兩個街區,找到停在書店前的箱型車,車窗貼了黑色的隔熱紙,看不見裡頭,一打開車門,Loki正在玩早上Thor給他的舊手機。

「你好慢。」他看了一眼,繼續專注於遊戲上,手指動的飛快,得分的音效響個不停,接著是一連串誇張的號角聲,代表著目前最高分。

「你會餓嗎?」Thor跨上車,把食物放在Loki的座椅上,「看來你破了我的紀錄。」

「他走了,對吧。」Loki放下手機,開始翻起食物,打開飲料蓋看了一下,皺起眉頭,「又是牛奶?好歹給個咖啡吧,我又不是小孩。」

「你在吃藥。」Thor啟動油門,將車開出停車格,「對,他離開了,可能偷渡去了義大利或是哪裡……」

「沒死呢。」Loki苦笑,撕開三明治的包裝,「看來我還要半年才能自由,唉。」

「我說過我有辦法。」Thor轉向後方,邊說話邊倒車,「你別小看警察,我們是執法人員,也知道法律怎麼保障了解它的人。」

「喔。」Loki沒再答腔,小口小口地吃著食物。

 

 

「看來,你要合法領養他很難了,近兩年的訪談紀錄都完美無暇,最近的一次也是。」Sif看著一段距離外的交誼廳,Loki在沙發上看書,Thor帶著他進了檢察署,一般民眾可以待在洽公的區域,這也給Thor一個方便,就近看著他,不知道為什麼,Thor不放心Loki離開他行動。

「要竄改紀錄是不可能的了,你只能順著這個方向走……不過……」Sif疑惑地望向Thor,「這麼多高風險家庭的孩子,你挑這個快長大的幹嘛?」

「妳跟我過來……」Thor拉住Sif的手腕,將她拉到後方的小會議室,同時也注意著Loki是不是看向這邊。

「……表妹,妳知道,我信任的人不多……」Thor呼了一口氣,在這個時候他才會特別強調兩人的親屬關係,Sif是他的親生表妹,同時也是地方法庭的檢察官。

「……你有屁快放……」Sif翻了一個白眼,Thor這樣他早就習慣了,上次表哥找她談心,其實是為了拿到搜索票,「說吧。」

「……我要說了,妳別尖叫……」Thor嚥了一口水,神色緊張地蹲了下來,附在Sif耳邊把Loki的事情一股腦說完,Sif漂亮的眼睛瞪的老大,太誇張了,這淌渾水,她那正義過剩的表哥居然要淌?

「我不知道該跟你解釋怎麼了……就……動物直覺……我覺得我不管他,會發生很糟糕很糟糕的事情……」Thor越講越急,他壓住Sif的肩膀,差點就要開始搖晃了。

「……就像……就像爆炸案前……我跟妳說過的一樣,我只是……不想再後悔,妳懂吧?Sif?」

Sif愣愣地望著他,她懂的,事發前Thor還極力阻止過警力在此時出勤,理由也是「直覺」,也許是巧合,但這個巧合可怕極了,警方元氣大傷,Sif才剛交往的男友也在殉難者名單中。

「那你要我幫你什麼?快說啊?」Sif咬了咬下唇,讓自己從情緒中掙脫,逝者已矣,傷心無濟於事,還是把時間放在防止遺憾的發生。

「就妳的專業,讓他養父放棄監護權,最快最簡單的方法是什麼?」

「以前的那些紀錄都很完美,要不是他破產或是家暴,監護權都還會在他手上,但這兩個條件都必須要證據,長達半年以上的證據……」Sif不解,她的表哥到底想要幹嘛。

「我沒有想要他放棄監護權,而是要他轉讓監護權。」Thor的臉上全沒笑容,表情嚴肅地可怕,「如果我和Loki登記結婚,那監護權就會在我手上了。」

「你瘋──」Sif差點嚷起來,Thor封住她的嘴,繼續說,「先聽我說完,未成年者要結婚,需由監護人同意,這個同意要需有文件簽字及書面訪談,他養父偷渡出國了,代表我們可以假造這些文件……」

「所以我說你真的瘋了,這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Sif拍開他的手,有些氣急敗壞,其它辦公中的同事,包括Loki都轉過來看著他們兩個。

「沒事,沒事。」Thor笑的鎮定,牽起Sif的手,「我表妹只是因為太高興了,因為我要邀請她當我的證婚人,大家也一起幫我們見證這喜悅吧?」

「什麼呀……」

「他不是才鬧分手嗎?」

「爆炸案讓腦袋燒壞了是吧……」

同事你一言我一語,納悶非常。

「是的,差點到死神那裏報道給了我不一樣的體悟,也讓我找到人生的真愛……」他笑的越來越燦爛,往交誼廳逼近,Loki一頭霧水,Thor發神經了嗎?那他該不該逃呀?

「我今生的摯愛,Loki。」Thor抓住了他的手,Loki臉部表情有點僵硬也有些驚恐。

「我和Loki,準備要結婚了。」

那雙海藍色的眼睛笑著,彎成月形,過了幾秒鐘,Loki也咧開滿口白牙,無聲地笑了,不知道是配合演出,或是發自肺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