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那麼,該從何判斷哪一次是最嚴重的?」THOR問道。

「發作是不可預期,您很強壯,但這是好處,同時也是壞處,詛咒發作的次數越少,所造成靈魂或肉體的損害就越大,在這個月期間,我會留在金宮,以便隨時急救。戰爭要開始了,請您派最快的交通工具送我回我的園子摘些藥草備用。」Idun的表情有些憂心,她轉向Thor,請求他的首肯。

「我知道了,Sif,由你護送Idun回去,我和神后在金宮指揮備戰,而三年前的那個傢伙,Loki就交給你了。」Thor坐了下來,召來三勇士及Heimdallr,寢室一下子變得十分擁擠,他花了一點時間解釋接下來的計畫,內憂和外患同時夾擊,Svartálfar不僅侵犯國家,也威脅著他的生命。

醫神Idun的加入無疑是一劑強心針,她在Sif的護送下坐上比閃電還快的龍飛回了大海邊陲的谷地,但要前往華納海姆的LokiTHOR就沒那麼輕鬆,通往船城的路雖然不難走,但中間隔著風暴不斷且廣闊的霧之海,只有搭船一途;此外,要見到NjordFreyr等皇室成員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搬出阿斯加德二皇子的名號或許有用,但Svartálfar就會知道阿薩神族向華納海姆求援的事實。

這無關乎面子問題,而是過於謹慎的NjordSvartálfar非常提防,這位多慮多疑的海洋君王可能會因害怕Svartálfar的報復而不敢出手相救,更可能直接就婉拒讓Loki入境的請求。

「那就用最低調的方式吧,我需要一張商業簽證,走海路,雙頭狼一到我就出發,從堤方港直接航行船城,大約會花四天的時間。」Loki將雙手疊合,放在膝蓋上,眼前,苦惱不已的Thor眉頭緊皺,他是個驕傲的王,唯有在真正信任的人面才會展現脆弱的一面。

「那片海域向來不平靜,太廣闊了,小島的數量也很多,很多有名的海賊團都以該處為掠奪地點。」

「可是阿斯加德和華納海姆的貿易往來還是這麼頻繁,現在的商船都配有保鑣及重砲,沒什麼好擔心的。」Loki有些無奈地看著Thor,又看看THOR,「況且,真要遇上海賊的話,該擔心的是他們吧,就連海怪,遇到雷神也會自動閃避。」

「……那可要看他們長不長眼睛。」Thor不置可否。

 

的確,憑Loki現在的能力再加上雙頭狼,就算華納海姆的正規軍打過來都會忌憚三分,更何況身邊還有個THOR在,碰上海賊海怪不是大問題,真正棘手的是怎麼樣讓華納海姆人交出他們要的魔法書。

如果說Odin是頭工於心計的狼,Njord就是滑溜無比的鰻魚,他不會咬你,可你也抓不住他。

這些魔法書曾是華納海姆人的命脈,他們仰賴上古留下來的智慧在充滿風暴、惡獸橫行的臨海國度建築起自己的文明,在幾次Svartálfar的犯邊下,已經流失了許多獨傳的術法。

暗精靈用偷來的禁咒對華納海姆和阿爾芙海姆進行了掠奪,海洋神族與光精靈結盟,對Svartálfar展開激烈的戰鬥,Njord的其中一個兒子率軍親征,卻讓Svartálfar潛入王城,將這位王子的首級擺在王位上。

從此Njord就變了,他向黑暗妥協,放棄了對光精靈的一切支援,然後傾盡心力將船城的防禦壁打造的堅不可摧,所有的移動法陣只要在其中施放,障壁便會反彈,殺死施術者。

Njord的怕事已經到了病態的程度了,更何況還牽扯到更難纏的命運三女神,就算是Allfather親自前往,他未必會買帳。」

「這個我知道,有辦法克服的……你可別忘了我是銀舌頭,哥哥。」

「對不起。」Thor有點沮喪,如果不是三年前的自己一時衝動,也不會踏入陷阱,趁了那三個老太婆的意。

Thor,你總是告訴我,一切都會沒事的,現在我也要這樣告訴你。」Loki站起身子,Stark傳了訊息,雙頭狼已經在傳送點上了。

「這幾年我在米德加爾特見識了一些道理,在中國,他們管這個叫因果,也許沒有三年前你幹下的蠢事,三年後的我們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他扯動形狀好看的薄唇,拉出微笑的弧度,「明天一早我就出發,我還滿期待這趟旅程裡,三年前的你,那頑固的腦子會有什麼變化。」

「母親,能麻煩您陪Loki到傳送室嗎?」Thor也站了起來,Loki的處罰還未結束,即使大多數人都知道對邪神的監視只是做做樣子,為了維護國王審判的威信,還是得找個地位與Loki相當、或是比他更高的人陪同。

「我順便陪Loki準備遠行需要的東西。」Frigga讓么子攙扶著站了起來,Loki替母親披上斗篷。

「現在只剩我們兩個人了。」Thor轉了過來,面對THOR

「我有話要跟你說……一些關於你尚未經歷的三年內所發生的事。」

 

***

THOR現在心裡紛亂不已,卻也感到十分空洞,他知道如果順利的回到自己所在的時空會將Thor所說的話忘的一乾二淨;其實Thor說得並不多,許多事都只是輕描淡寫,可是從話語中仍然能推敲得出來,ThorLoki的愛已經病入膏肓

這是THOR自己的解讀,他無法想像三年後的自己在談起至親的兄弟時用的居然是談論妻子的方式,不僅只是情人,而是伴侶、家人、刻進血肉裡無法分割的一部分;年輕的阿斯加德王眼中燃燒的火焰只為了一個人,甚至他可以大言不慚的說,「要是沒有Loki,自己永遠都是那個自以為是、膨脹而自滿的蠢王儲。」

這讓THOR疑惑了,Loki是他最重要的弟弟沒有錯,而他也的確不在乎霜巨人的血統,但Loki用盡心機的竄位、甚至之後差點毀了地球,這也是事實;身為一個兄長該做的便是將他帶回阿斯加德、導向正途,而不是轟轟烈烈的睡了他。

然而,他愛Loki嗎?

當然愛。

只是THOR始終不願意承認他正處於搖搖欲墜的塔尖上,一但踩空了,等待他的指有無止盡的墜落。

Thor就是他血淋淋的未來。

愛可能讓人歡愉,卻也更可能使人痛苦,這一點倒是在失去Loki後,由THOR自己親自驗證了。

「那麼我問你,你自願保護Loki前往華海姆的動機是什麼?」Thor停止自己的跌跌不休,在結束談話前首次拋出了問題。

「我必須保護他。」THOR沒有任何考慮就回答。

「為什麼?因為你是他哥哥,這是你的天職?」

Thor的逼問令THOR語塞,這場禍因為因為他的愚蠢闖出來,理當由自己收尾,不能連累Loki及其它人,但THOR心中卻一直有個聲音低喃著:「不只因為你心虛,你心虛的理由沒有這麼單純。」

 

啪的一聲,多毛的生物用牠黏答答的口水化解了兩人對峙的尷尬氣氛,Loki迎回了雙頭狼,這頭象徵Odin爪牙的猛獸已經有好些日子沒有以真面目示人,牠們歡快地圍著ThorTHOR蹭,更他們龐大的頭顱及爪子粗魯地撒嬌,過沒多久這大傢伙也懵了,怎麼好像有兩個相同的人?

是的,他們兩個的確是同一個人。

 

Loki一邊報告著準備了哪些東西,他帶的行李不多,全都收在可收放的移動式行囊裡,他用的商業簽證是一名藥材商人,THOR則是他的貼身保鑣,明天一早他們從金宮乘坐巨龍出發,中午可以飛到堤方港。

THOR的金髮過於耀眼,他抹上Loki準備的礦物粉屑,將它染成深褐色,沒有Mjollnir的他挑了兩把戰斧背在背後,穿上全身大地色調的暗沉衣物,這讓他看起來不像個戰士,反而像個鄉下來的樵夫或獵人。

 

同時,Idun也回到了金宮,她將兩顆金蘋果做成針劑,方便在發作時更效率的施打,而她也告知了一個事實,ThorTHOR在共存的期間不得穿越任何長距離移動的魔法陣,否則將有捲入時空洪流的危險,那是極其可怕的事,意謂著你被拋進一個完全未知的時間或是地點,有可能是一百萬年後,也有可能是一百萬年後的九界之外。

他們只有一個月不到的時間可以解決這件事,還必須計算來回的時間,一切都顯得如此緊迫,以致於在臨別的那一晚,Thor只能緊緊摟著Loki兩個小時,他們沒有說什麼話,這個時候話語是多餘的,從彼此的眼底就能推測出想要說什麼。

 

我不會讓你消失。

Loki緊扣住Thor的手,力道之大連肩膀都在顫抖,Thor知道他忍著不哭,回應似地用嘴唇輕碰弟弟的鼻尖。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