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內有耽美(BOY'S LOVE)創作元素
我的噗浪→http://www.plurk.com/topgunsaga
同人社團→http://kylintemple.pixnet.net/blog
商業出版問題請洽出版社詢問 來訪請注重基本禮儀^^

00

成者為王,敗者為寇,這道理連白癡都懂。

 

Thor迷迷糊糊地醒來,他看見窗子旁邊有一隻大老鼠在爬,鼠灰色的身軀上沾滿了綠色的青苔與黑褐色的汙漬,粉紅色的鼻頭邪佞地嗅著空氣裡的什麼。

而後一隻大手抓住了牠,老鼠哼哼唧唧地亂叫,沒多久就停止了掙扎,大手的主人哈哈笑了兩聲,拎著鼠尾巴往鐵窗外的刀鋒一瞬,紅紅綠綠的腸子掉了滿地,引來兩條大狗的爭食。

男人喜孜孜的一邊哼著小調,一邊用手將老鼠剩餘的內臟掏乾淨,他看見Thor這看他,便拋了一個得意的眼神,「怎麼樣?大王子,你餓了嗎?我可不會分你喔。」

他笑的時候露出了滿口黃板牙,腥臭的氣味與死去的溝鼠如出一轍,Thor沒啥反應,看著他的室友把未剝皮的老鼠直接吞下肚時,甚至連一點噁心的感覺也沒有。

這裡是約頓海姆的監獄,相較於更下層的地方,Thor待的這一處已經算享有特權了,至少鐵窗前還有鋒利的劍山能讓犯人處理偶然抓到的食物,或是自殺,可是實際上,這些利刃是防止他們逃脫的。

獄卒每天只會來一次,送來餿掉的冷湯及發霉的麵包,紀律這麼散漫也有好處,肚子餓了自己要抓什麼吃到可以,條件是不能〈也無法〉離開這座牢房,所以鳥雀老鼠飛蛾甚至是體弱的室友,只要你能抓住,就隨你拿去填飽肚子了,約頓海姆沒那麼多錢去養戰俘。

……第幾天了呢?

Thor癱在窗邊,窗戶的細縫大概只容他兩根手指通過,採光自然很陰暗,在他後方零零亂亂畫著的記號是他用來計日的,但很久沒刻了,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死了,否則日子怎麼會不繼續前進呢?他時不時想起往日的時光,滿桌子好吃的食物及他的大床,維多利亞式的花園與蓊鬱的森林,他偶爾會騎著馬去打獵,打回來的獵物就交給Maria去料理,她的手藝可是僕役裡最好的。

 

一陣規律的聲響,彷彿有人拖著鐵鍊前進,聲音在他的牢房前停止。

 

──就是他嗎?

──是啊,你看那頭金髮,在阿斯加德只有貴族才有那麼漂亮的金髮。

──唉唷唷,那是金髮啊,打結成這樣,我看都長出蝨子了,可能還沾了一些老鼠糞便吧?

 

兩個士兵嘻笑了一陣,拉動門邊的長鎖練,突出地面的劍山慢慢縮進地裡,男人吃完了老鼠已經在假寐,聽到這聲響陡然跳了起來。

 

──啊啊,大爺,好心的大爺,你們是要帶我去農場的嗎?要是能讓我離開監牢,我在農場就算累到死去也會甘之如飴!

他的眼眶凹陷嘴唇乾癟,目光瘋狂熱切,如果說他以前是阿斯加德的執政官,恐怕沒人會相信。

──省省吧,老頭,我們要的是更值錢的東西。

士兵鄙夷地笑,拿出了手上的鐵桿,轉了兩下,另一截鐵管彈了出來,最前端有一個皮質套鎖。

──啊,大爺!大爺!我求求你!這小子快死了,而且他以前一點苦也沒吃過,笨手笨腳會浪費您寶貴的糧食,啊啊大爺──

男人枯骨般的手抓撓著,士兵向前,一個開始把繩套往Thor脖子上丟,另一個開始打開牢房的鎖,對他絲毫不理會,男人全身劇烈的顫抖著,瘋了似的的哭嚎,但是兩個士兵以及Thor卻彷彿充耳不聞。

──啊,大爺!大爺!

男人急了,索性趴在Thor身上,要讓士兵將他一起往前拉,煩躁的士兵嘖了一聲,掏出腰間的槍往男人臉上打去,他連喊痛的時間都沒有,生命就這樣凝固在瘋狂而絕望的表情。

 

他的血液濺到Thor臉上,很刺鼻。

原來這就是死亡的味道啊,Thor想。

 

01

大約在美國南北戰爭的時期,歐陸北方也發生為數不少的動亂。

伊戈拉席聯邦亦結束長期以來的對立,由北方的約頓海姆獲得了統治權,南方的阿斯加德徹底落敗,人民被俘擄,淪為約頓海姆人的奴隸,過著堪比家畜的生活。

Thor正是其中一個,亡國已經夠倒楣了,更倒楣的是他的老爸還是阿斯加德的大貴族,故意留著他不處死的原因眾說紛紜,最有可能的當然就是約頓海姆人生來喜歡折磨同類的惡趣味,鄰近的挪威人稱他們為「冰霜巨人」不僅是因為外型高大,冷血殘暴的性情更是最主要的原因。

 

Thor可能逃過了死劫,他被大貴族Bergelmir買走,等著他的不是粗活,而是比粗活更恐怖的苦難。

Bergelmir是個變態老頭,熱衷於真人格鬥,所謂真人格鬥,當然是打到有一方死亡的那種,看阿斯加德人為了活下去自相殘殺,沒有比這更過癮的了,競賽多半是不公開的,作為上流社會賭錢或炫耀的消遣,好的戰士就像訓練精良的鬥犬,咬到至死方休,也因為這樣,「戰士」的折損率很高,時不時就要像監獄「進貨」。

 

ThorOdinson.你的姓很耐人尋味啊……」削瘦的管理員拿著燒紅的烙鐵,上面的數字是”No.0209”Thor知道自己接下來會面對的命運,但是他太累了,餓的連慘叫的力氣也沒有,就這樣看著那塊鐵板印在他的左側脖子,而他僅只是撲騰兩下,眼眶被擠出生理性的淚水,通常這種時候就是咬舌自盡了吧?但是沒有辦法呢,鐵製的面罩遮住他大半邊臉,一根長管子撐開他的嘴,連要合起嘴都沒有辦法。

Bergelmir很希望你有好的表現,可別讓他失望喔。」管理員拍了他的臉頰兩下,「真好哇,長的俊省去了烙碼在臉上的刑罰,但是你可要乖乖的喔……要努力的打每一場仗,別跟以前那些白癡一樣尋死覓活,你知道嗎?」

Thor忿忿地睜開眼睛怒視對方,這已經是他最後的力氣了。

「這個眼神很好,我也希望你活下去,不然就是給我添麻煩。」管理員依舊帶著戲謔的笑,悄然在他耳邊說,「偷偷告訴你,你的母親Frigga還活著……」

 

Thor就因為這句話徒手殺了自己十二個同胞。

他以為自己已經夠了解人心的黑暗面,因為跟他對打的那些傢伙也是抱著同樣的心情,他們就像悲哀的野獸,唯一被允許的只有戰鬥,連死亡都奢侈。

 

那一天他出現在一個大約有十個人觀看的場子。

高窗、天鵝絨沙發、燃燒的壁爐與土耳其織毯,典型的約頓海姆貴族宅邸。

他將對手推到織毯上活活掐死,但死人流出來的汙血沾染了高價的地毯,他可能會因此挨一頓鞭子。

這是他遇過的傢伙裡數一數二難纏的,好幾拳都直擊他的要害,肋骨可能斷了,以至於最後他獲勝的時候只能像望著天拼命呼吸的魚,翻身的力氣也沒,以為那片藍色是海洋,而非天空。

周遭傳來紛亂的聲音。

他不知道Bergelmir會怎麼處置他,因為他是他的財產,可是他很想活下去啊,他想見Frigga

 

「主人,這個怎麼辦?」清理屍體的侍從走了過來,踢了他兩腳,顯得很為難。

「他還沒死,你想賣嗎?」一道年輕的男聲說。

「我不知道你熱衷此道,我的小Loki。」那是Bergelmir的聲音。

「叔父,我也是第一次看比賽。」他笑了,聲音很好聽。

「別鬧了,養戰士很花錢的,你這小毛頭……Laufey知道你亂花錢會怎麼想?」Bergelmir也跟著笑了起來。

「我爸爸是很疼我的。」男人笑得更誇張了,「這樣吧,叔叔,反正他不死也剩半條命,我們雙方各退一步,我出三萬,怎麼樣?」

「──三萬?小子,三萬不是小錢啊,你花三萬買一個以後大概不能打的戰士作什麼?」

「因為0209啊。」年輕男人回答。

「啊?」

「因為今天是二月九日,也是我的生日。」

 

 -----------------

PS一下,Smaragdus Oculus是拉丁文,意思就是"綠寶石之眼"
再PPS一下,伊戈拉席=Yggdrasill,世界樹
PPPS:Bergelmir,第一任約頓海姆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您的暱稱 ...
  • 第一篇就很有電影般的臨場感,而且人物設定超適合「那兩人」的!>。<(大心)
  • 謝謝!真心希望ch跟湯湯能合作THOR以外的電影啊>_<

    周鳥 於 2014/02/05 16: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