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我覺得,你還是別勉強自己的身體好。」Hogun憂心忡忡地看著Thor,卻又無法違背國王的命令。

放心,Sleipnir跑的比雷電還要快,Svartálfar追不上的。Thor摸了摸八腳馬雪白的鬃毛。

Allfather其實非常公平,神駒和雷神之錘給了Thor,而雙頭狼與永恆之矛卻由Loki繼承,這些配置巧妙地補強了兩兄弟的弱點,在屬性的安排上也十分得宜:Thor力量大,速度卻不夠快,Loki敏捷,攻擊性顯然不算太強,而今父親贈予的寶物及神獸相輔相成,不僅只是提升戰力,其中有個更大的意義──Odin承認了養子地位的正當性,這讓Loki心裡寬慰不少,以往糾纏的結打開了,可是,其實非常疼愛他的父神卻再也沒有醒來。

當時Odin騎著八腳馬,將惹禍的兩兄弟從約頓海姆拎回來,不過三年多前,Thor卻覺得一切都不一樣了:時間很漫長,可也短暫,他望著Sleipnir金色的杏眼,嘆了一口只有自己聽得見的氣。

「……我跟你去吧,你自己一個人……」Hogun開口,正要將自己的流星錘手在腰間,Thor制止了他,搖了搖頭。

別去,你給我待著。這裡需要你坐鎮指揮,我不會超過一個小時。Thor跨上馬,將Idun以自己的青春之源提煉出的藥劑打進身體內,這有點像使用禁藥,越打越上癮,而體力在爆發性的使用過後,更難回復。

所以得快。

他驅馬直接竄入紫杉谷,召來風暴掩蓋阿薩神族的氣息,這裡的樹林密集又高大,釋放出一種類似雨霧的物質,讓陽光無法穿透,能見度很低,必須仰賴Sleipnir驚人的視力,牠又輕又快,八只蹄子在風裡劃出一道道雷光,俯衝進幽暗的深處。

Thor看見了一些Svartálfar正在石牆邊緣巡邏,戒備森嚴,但八腳馬並非浪得虛名,牠若是有意隱藏行蹤,一般人在牠經過時,也只會意識到那是一陣山區常見的雷雨。

找世界樹鬚根的糾結處。Thor輕聲下了指令,Sleipnir立即衝上一座小山頭,在山腰處,一個規模不小的洞穴閃著隱晦的藍光。四週有七、八個士兵看守。

應該就是這裡了。

Thor一直認為原本人數稀少的Svartálfar居然變的聲勢浩大必定有其理由,最大的可能就是,與命運三女神串通的Greger擁有打開時光裂縫,從過去或未來徵調幫手的能力,佔領紫杉谷、或從維格利得平原攻進來可能代表的是地利之便,Greger需要有個更大的裂縫,好讓他從不同的時空「題領」源源不絕的士兵。

Sleipnir的嗅覺雖然沒有雙頭狼優秀,但長期生活在世界樹的母幹附近,可以輕易就找到鬚根聚集最密的地方,洞口沒有任何東西冒出來,可能暫時被關閉了,但是這裡可能有Thor要的東西,那就是調整時空裂口的方法,他必須將THOR送回三年前的金宮酒窖裡面。

他直截了當地揮動Mjollnir,放出雷暴,將幾個猝防不急的Svartálfar擊昏在地,跳下馬背,揪起衣裝最華麗的那個,重重搧了他一巴掌,原本不醒人事的黑傢伙被打掉兩顆牙,痛醒過來,一看是個不認識又殺氣騰騰的阿斯加德人,差點要尖叫起來,Thor有先見之明地掐住他的脖子,大姆指指甲深陷進喉嚨的肉裡,隨時可以切斷氣管。

我問一句你答一句,耍花招的話,你的頭跟身體會馬上分離。Thor的聲音沙啞恐怖,聽起來有來自地獄的錯覺,對方識相點了點頭,指著自己的喉嚨,表示無法說話。

Thor將他拋在地上,Sleipnir馬上伸出一只蹄子,對準Svartálfar的頭顱,懸在空中,金黃色的杏眼帶著濃重的威嚇,彷彿說著:「敢作怪就一腳踩暴你的頭。」

你擔任什麼樣的職務,為什麼在這裡?

「……我是個魔法師,觀測這裡的數值。」對方害怕的閃爍著眼睛,可怕的大馬、猛獸一般的男人,之前那些潰不成軍的阿斯加德裡,怎麼不見這種人物?以往他一向認為阿薩神族驍勇善戰,卻在實際與之戰鬥後,才發現突有虛名。

觀測什麼數值?Thor的眼睛像鷹隼一樣盯著他,腰間的Mjollnir在大霧裡散發出冷光,Svartálfar突然像想起了什麼,但礙於威脅,又把驚叫吞了回去,戰戰兢兢回答:「世界樹,當數值達到一定濃度時……就可以進行我的工作……」

什麼工作?」他的聲音像一把塗毒的刀子,刮著暗精靈的耳膜,「你們從過去或未來的時空挖軍隊過來,是不是?

Svartálfar不敢回答,這可是重要的軍情,Sleipnir腳一偏,踩在他腦殼子邊一公分的土地,地面震動得他耳鳴不斷。

回答我!Thor大聲咆哮。

「……是……是您講的那樣……」Svartálfar原本就死白的臉變加難看,那對尖耳都貼住兩頰壓低了,他很害怕,害怕至極。

我要知道加速濃度的條件,還有如何控制到哪個時空。

「加速濃度在沒有月光的夜裡是最有效的,通常……主人會用阿薩神族的血來血祭……但是如何控制到達哪個時空,我真的不會,那不是我能作的事……」

是Greger親自操作?Thor知道世界樹對阿薩神族的血液會引發排斥感,進而破壞時空的穩定性,造成裂縫擴大,無怪乎那些探子有去無回,原來是被砍來當作祭品了。

「……Greger會親自來,但主法者是個全身包著黑布、瘦小的老人……我不知道他是男是女……」Svartálfar如實回答,Thor思考了一會兒,面無表情地開口:「你叫什麼名字?

「……Carr……大人……」

很好,Carr。Thor一把抓起這個叫Carr的傢伙,將他丟上馬背,「你很幸運,因為你會活下來。

Carr還沒反應過來,Thor已經舉起Mjollnir,將現場其它的Svartálfar燒成焦炭,雷神壓倒性的力量讓他恐懼不以,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Sleipnir風馳電掣地往來時路奔去,穿過濃霧,回到邊城,士兵們見到國王平安無事,還抓了一個黑暗精靈作為俘虜,無不士氣大振。

將他關起來拷問。Thor扔下Carr,這裡是城中心少見的青石地,不必擔心Svartálfar有遁影逃脫之虞。

務必問出兵力的部署、還有Greger的能力到哪裡。」他跳下馬,Hogun遣人將Carr押了下去,Thor的話變少了,但在每講一句話,恐怕整個聲道都會痛的令人發顫,而雷神望著似乎山雨欲來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什麼,接著兀自走進了他的房子,關上了大門。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