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Freyr的速度很快,他花了兩小時就張羅到一艘「海龍」,那玩意兒的正身讓Loki傻眼極了,居然是一頭大海獸,上頭馱著長條形的艙房,小的可憐,大概只能讓四個成年人屈身而坐。

「真的沒有問題嗎?」他在奇塔瑞星及米得加爾特都看過下深水用的交通工具,但依靠普通動力的船絕對不能在海流裡航行,尤其流往約頓海姆的冰之流,不僅有大量的浮冰,還有許多額前長著利角的獨角鯨出沒,雖然這些鯨魚只補食小魚,但冰錐般的角可以輕易刺破船身,除此之外,也有人傳說冰流裡藏著被凍死者的靈魂,詭異的磁場讓機器或魔法推進的器具都起不了作用。

「這是華納海姆特有的海龍,牠以獨角鯨為主食,是冰之流裡最可怕的霸主。」Freyr指指浮在水面上的那顆頭以及露出一半的船艙,曖昧地笑了笑,「賞金獵人將牠角質化的背鰭挖空,背鰭沒有神經,海龍不會感到疼痛,所以船艙等同牠的骨頭……但是裡面很小,又小又冷,我想你們不介意擠一擠,啊,還有,可能很暈,因為牠肚子餓的時候,會獵食。」

海龍只能送他們到鐵森林的邊緣,離Laufey的宮殿還需要走上幾天,但Loki早有打算,他可以喚出雙頭狼當成坐騎,牠們全力奔跑的時候速度只略遜於風馬,雖然無法持久,但也能省下不少時間。

 

幾乎沒有停頓,他們匆匆別過Freyr,馬上就要出發,下水前Loki照例給Thor打電話,通知他往後的動向,但Thor罕見的沒有接聽,撥了三次之後,Loki只好有些懊惱地按下留言鍵。

「下了水通信法陣就沒有用了,Thor,東西在約頓海姆,在Laufey的王位底下,發生了一點事,但我們大致上很好,上了岸我會再試著連絡你,如果無法連上線的話……」他頓了一下,語氣淡然地說,「總之我們一定會回去的,在期限前。」

接著他關起手機,望著船城最後一眼,建築在遠處壘石上的白銀宮殿在朝陽底下閃閃發光,只是,下次還要多少時間才能再度見到陽光呢?

 

***

Thor沒將電話接起,一連響了三通,上頭的螢幕顯示著弟弟的名字。

他不是不想接,而是沒有辦法接,詛咒已經奪去了他的聲音,他害怕Loki察覺異狀而憂心,最後他無奈地按開接聽鍵,Loki幾秒鐘前的留言被放送出來。

Thor重播了留言兩次,而後點開螢幕輸入短訊:「我在邊城,軍事會議中,距離紫杉谷十公里,一切都很好,我很好。」

嘟嘟兩聲,手機傳來「發送失敗」的訊息,Thor握著手機,痛苦地閉上眼睛,一隻女性的手撫上他的肩膀。

「請原諒我的無能為力。」Idun面帶歉意。

Thor搖搖頭,露出一絲淒苦的微笑,「你能跟到戰場來,我已經很感謝。」他的聲音粗啞又乾澀,已經不是以前的樣子,這是Idun為國王施的小魔法,在喉結處植入一磁石,藉由喉嚨的顫動發出聲音,Thor的聲帶昨夜已被燒毀,連他自己都訝異於詛咒應驗的速度,然而那樣的痛對他來說還可以忍受,比起Loki兩次從彩虹橋落下宇宙洪荒時,那彷彿心臟被捏爆的感覺,火灼聲道真的不算什麼;可是突發狀況來的太快,令人措手不及,Idun的補救方案還未臻完美,這樣的聲音,是絕對不能讓Loki聽到的。

請他們進來吧。Thor揉了揉眉心,他的外表看起來還好,只是憔悴了一點,這多虧了Idun,她讓在戰場上被視為精神指標的國王看起來比實際的身體狀況好上很多,但掌管青春靈藥的美麗女神卻在這幾天內變得像個粗鄙醜陋的村婦,他的金髮蓬亂、黯淡無光,眼窩深陷、體態乾瘦的猶如隆冬的樹枝,Idun付出自己的青春之源為Thor療傷,再這樣下去,可能連她自己都性命堪慮。

Thor不只一次倔強地要Idun別管他,可身為阿斯加德十二柱,理當為了國王表現忠誠,犧牲寶貴的生命,善良的女神並不以為意,她知道雷神的生存對阿斯加德、甚至對整個九界有多麼重要,就算暫時不理會Svartálfar侵略的問題,時光逆流可能引起的災害,恐怕是無法想像的。

愚勇的王者,拖著千瘡百孔的肉體只為了保衛他的領土,就像一頭中了蛇毒的雄獅,在面對對手的挑釁時仍然奮勇迎戰,結果顯而意見,無法專心遏止詛咒的蔓延以及安心休養,讓Thor的情況越來越糟,但是他一點也沒打算停下,他要戰鬥,就算戰到剩下最後一滴血,也不允許退縮的可能。

這點,曾掀起戰爭的邪神,態度居然和Thor同出一轍,Idun一直以為Loki聰明的多,她為自己竟看走了眼而感到欣喜。

 

Hogun為首的將領們走了進來,Thor謊稱在趕來邊城的途中染上風寒,聲音因此沙啞不堪,這幫武將大多是一些直頭腦的傢伙,除了解實情的Hogun之外,其它的人都信了他瞎編的理由。

Loki找到的陣法讓阿斯加德的軍隊暫時偏安於邊城,Thor將老百姓護送到百里外的城鎮,那裡有城牆及青石板路,畫上Loki找到的護符就能夠防止Svartálfar進入,而原先在邊城的民居就供給軍隊入住。

邊城只是個荒涼小鎮,原本居民就不多,屋舍更稀少,Greger沒辦法潛入建築體內殺敵,便放火燒森林,波及了一排房子,讓原先就不夠的棲身之所更加困窘。

「我們的兵力實在不夠,屬下認為必須派更多的大軍前來。」一名將領憂心的說,派出去的探子都在半路就被殺了,他們始終不知道對方的兵力就竟有多少。

「就算派來了,沒有地方可以躲,一到晚上就等著被突擊嗎?」另一名將領反唇相譏,他是原本就派駐在附近的人,熟知地形,這一代終年陰暗,即使是白晝也少見陽光,對Svartálfar來說是最佳的棲息地。

「那咱們不如撤出這塊,另找據點吧?」

「你的意思是,要把維德利格跟紫杉谷拱手讓人?」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當前戰情膠著,很難突破──」

「分明就是你膽怯了,膽小鬼,滾回去你的埃達華爾,維德利格是個鳥不生蛋的地方,但它畢竟是神的領土!你不打,我打!」

將領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吵了起來,只剩Hogun一個人呆愣地站在原地。

──夠了!都給我住嘴!Thor大吼了一聲,接下來是劇烈地咳嗽,他的聲音依舊像是砂紙磨過一樣生硬,像一頭快要斷氣的獅子,可是在場所有的人都停止了爭辯,惶恐地看著嘔出鮮血的國王。

我沒有說過要放棄。」他擦去嘴角的血,一雙藍色的眼睛裡卻像有火在燒。

派出去的探子都死光了,是嗎?

「……是的,吾王。」最先發難的將領表情凝重地斂了斂眼光。

那麼就我去。Thor站了起來,腰間的Mjollnir閃著冷冷的光澤。

Hogun,牽我的馬來。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