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有些發顫的手直接將露在外頭的蝗蟲身體折下來,硬殼刮花了他的指節,但THOR別無選擇,青甲蝗的身體透著青光,能夠吸引同類再往同一個方向撞去,這東西最喜歡玩玉石俱焚這招,復仇心之強教人無法想像,只希望斷在他體內的這一隻,還沒深入到臟器。

Loki已經平安抵達王座底下了,THOR可以看到他不停的刨土,腳底的凍土堅硬異常,但Loki急的連工具也沒拿,一個勁個往下挖;THOR深深吸了一口氣,盯著再度起身的冰蛛,牠的八隻複眼全都望著他,腹部兩側絲囊擠壓鼓動,讓軀幹上的人臉圖形產生咧開嘴獰笑的效果,THOR知道冰蛛有多殘暴,尤其在面對一頭負傷滴血的獵物時,可是他不能退縮,必須保護Loki,讓他能成功的取出Norn留下來的匣子。

王座底下的Loki同樣焦急,他的指甲沾滿泥土、滲出黑血,可是絲毫沒有減緩他的速度,他像隻瘋狂的狼不斷地刨著地面,一邊憂心看著外頭的狀況,冰蛛雖然不是THOR的對手,但他只有一個人,沒有Mjollnir可以直接召換雷電,無法有效率消滅一大群飛蟲。

青甲蝗一定會再發動攻擊,他必須快點挖出匣子,離開王座底下,用Gungnir的風捲開那些該死的蟲子,跟THOR一起逃出去,然而挖到現在還是空無一物,印象中Norn並沒有挖這麼久?

 

難道東西被人取走了?或是一開始就不曾存在過?

Loki很少像現在這麼慌亂過,即使他經歷過再多更驚險的局面,總是能保持自傲的冷靜,種種可怕的假設在腦海裡浮現出來,甚至想著這一切會不會只是徒勞無工?可是身體卻仍然不放棄地挖掘著,連指甲邊緣裂開來都沒感覺。

「要打就來吧!」THOR向小山一般大小的冰蛛咆哮著,牠的絲囊發出嘔吐般的聲響,排山倒海的銀白絲線湧了過來,THOR舉出左手的劍,讓線纏在上頭,隨即鬆手拋了出去,像個回力鏢,牽扯在後的蛛網在空中形成鋼絲般的切割器,精準削下冰蛛半邊的身體,這只是一瞬間發生的事,牠彷彿沒意識到自己身軀已被切斷,絲囊還不斷地冒出未吐盡的線。

「第二回合!」

THOR又將剩餘的另一枝劍拋了過去,直中冰蛛口器邊的毒囊,他算準了這一秒,用拳頭重重打在地上,衝擊波似的震動往反方向擴散,造成小小的地震,將濃綠色的毒液在青甲蝗那一面噴濺開來,灑得那些蝗蟲一隻隻僵直掉在地上。

「──YES──」THOR興奮地大喊,Loki也在此時摸到硬物的邊角。

他低頭一看,是夢中的黑色匣子,正想告訴THOR自己找到東西時,噩夢般的景象卻讓他的喜悅全吞回了肚子內。

另一隻體形小一點的冰蛛從宮殿天頂的破口進入,就在Loki面前,直直用矛尖般的腳貫穿了THOR的後背,那裏是心臟的位置。

蜘蛛的鉤爪在THOR的腹部捅了一個大窟窿,穿出皮膚的尖端還在他腰際晃啊晃,THOR的眼睛圓睜,身體像斷線的木偶癱了下來。

THOR!」

Loki發出了他此生最淒厲的一聲尖嘯,雙頭狼從他肩頭竄出,和襲擊THOR的冰蛛扭打在一個,他舉起放在一旁的Gungnir,王座被勁風劈開來,風勢將他帶到THOR跟前。

THORTHOR!」他扶起了THOR並且叫喚他,他傷得很重,就算是身強體壯的雷神,恐怕也撐不到回阿斯加德,但是,如果帶著THOR到約頓海姆就醫,那無疑只是自投羅網,只會加速THOR的死亡。

Loki無暇想那麼多了,他們能不能走出這裡,就是當前迫切的問題。

 

越來越多的悉囌聲往這裡匯集,破口又跳下了幾隻身形大小不一的冰蛛,沉重的聲響壓得Loki呼吸有些困難,雙頭狼咬死傷了THOR的那隻,身上掛了彩,喉間發出警告的低吼一邊往主人的方向後退。

「──該死!」Loki憤怒大吼,他變成了霜巨人的樣子,火海、冰雹和颶風其下,弄死了一些蟲子,金屬摩擦似的聲音還是沒有停止,不斷往這裡靠近,無法支持多久,他的力氣終究會用完。

Loki拖著THOR,將匣子攅在懷裡,他咬了咬牙,將THOR放上雙頭狼的背,自己也坐了上去。

衝出去吧?一路沿著原路狂奔出去,雙頭狼的呼吸急促,很顯然十分緊張,對上大傢伙牠們並不害怕,但能鑽人腦殼的青甲蝗卻十分棘手。

Loki喃喃祭起了防謢罩,將人連同狼包了起來,但是能支撐多久、有幾分勝算,他也很難篤定。

蝗群像遮天黑霧,而冰蛛也源源不絕地自岩壁裡鑽出來,堅硬的甲殼撞在防謢罩上、帶著腐蝕性毒液的絲線也纏了上來,逐漸將他們裹成一個繭,最後終於不能再前進半分,耳邊全被振翅的囌囌聲遮蓋,他頹然地垂下雙肩,望著懷裡像是死了似的THOR,輕輕地喊了一聲不知道是Thor、或是THOR的音節。

他好想念Thor、想得要命。

Thor的存在正是THOR會活下去的證據,他沒有絕望的理由,不管多難,只要Loki還能動,他都會帶著THOR出去。

風壓在繭的頂端斬出一道裂口,蟲子像瘋了似的往裡鑽,上次因為有塵世巨蛇的幫忙,他才能同時操控雷鳥、永恆之矛以及雙頭狼,可是事到如今,他只剩孤注一擲。

Loki舉起Gungnir,讓自己的生命之源不斷注入,這是賭命的行為,等到這些能量用完,他會不會消失不見,沒有人知道;防謢罩響起玻璃裂開般的脆響,彷彿地獄來的聲音,蟲子鑽進來了,首當其衝的雙頭狼嗷嗷叫疼,一兩隻不長眼的,也一頭栽進了Loki的小腿上,雖然他穿著長靴,但利齒囓咬的刺痛還是讓他閃了神。

 

潮水。

Loki感覺自己被潮水淹沒,雙頭狼因為宿主用光了力量,已經回到身體裡沉眠,眼前那些猙獰的昆蟲頭部如同幻覺,每一隻複眼都映著破碎的自己。

有一隻手將他往下拉,他的靈魂正在不斷下墜。

睡吧……這就是終點……

蒼老的女聲呼喚著他,更多的手將他拖入泥淖似的深淵,他想掙扎,但乏力的身軀卻不受控制,就在即將滅頂的同時,一道驚天動地的雷光劈開了這些黏稠的水,同時,一隻男人的手,將Loki一把拉了起來。

光,刺眼至極的白光。

有人在叫喚著他的名字。

光芒太強烈,Loki睜不開眼,那隻拎起他的手乾燥而厚實,掌心的厚繭磨蹭著他的臉頰,他知道是誰了,於是巍巍顫顫地吐出一個名字,眼淚幾乎從眼眶滑了下來

Thor……」

「是我,我來了。」Thor摸了摸弟弟臉頰與頸脖的那條接縫,另一隻手握住的Mjollnir正放出毀滅性的雷爆,他跨在Sleipnir上,THOR也被放上馬背,不知道是死是活,Loki擔憂的看了他一眼,想要伸手確認。

「別擔心,他會活下去的,否則我哪會來救你們。」Thor制住了Loki,從胸前的暗袋拿出了一罐淡藍色液體。

「快喝下去,你要保持體力,等我們回到金宮後,馬上還有事情要去完成。」

Idun用金蘋果和青春之源調制的藥水,Loki不假思索地喝了下去,躺在Thor懷裡等待體力恢復。

Sleipnir在空中奔跑,四散的雷光讓那些蟲子逃逸無蹤,他知道這匹神獸將馱著他們去哪裡,虹橋的入口,連接約頓海姆與阿斯加德的通道,重新被開啟了。

「你的身體還好嗎?」Loki問,他正聽著Thor平穩的心跳,應該沒有問題了,詛咒完全解除。

「還不賴,恢復了八成。」

「……聽到我的留言所以來的嗎?我們也太有默契了。」

「不完全是,在詛咒解除後沒多久,我想起了一些事。」

「喔?」Loki有些應付似的問,青春之源的修補作用讓他昏昏欲睡,在傳送回金宮前,他還可以休息片刻。

「我想起三年前自己被沖到未來的一切……也就是那傢伙……」Thor望了THOR一眼,「那傢伙經歷的一切,我都想起來了,所以我才會知道你們什麼時間被困在哪裡。」

「喔噢,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所以你也知道昨晚……還有水牢……」Loki微微張開眼睛,想看Thor的表情。

「……反正,我們發展到那種關係……也是遲早的事。」佔有慾超強的雷神居然沒發作,可能因為對象正是自己,也無從發作吧。

「謝了。」Loki瞇起眼睛笑了笑,「金宮現在情況怎麼樣?」

「一堆Svartálfar湧進來……大地震……亂七八糟。」Thor苦笑,「他們一開始打算讓詛咒發作,就可以將無法反抗的我當成人柱獻祭,所以有一部分率先潛入金宮,另一部分人去紫杉谷抓我,但是詛咒居然被你們解除了,Svartálfar乾脆就想,拿能力也不差的Baluder兄弟湊一湊,說不定也撐的開時空裂縫,現在正要潛入囚室抓人。」

「……何不把那兩個傢伙送給他們。」Loki沒好氣。

「實際上那是白癡行為,囚室之森嚴,就算是Allfather來破壞也要整整兩天,壞就壞在他們攻打的地方,恰巧是原先就最不穩定的部分。」

「聽起挺糟,你應該坐鎮的,怎麼還有辦法過來?」Loki皺起了眉頭。

「因為你需要我。」Thor笑了起來,笑的像個傻瓜。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