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聽說你很疼你弟弟?」Thanos居高臨下地望著THOR,表情充滿了戲謔。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Loki欠了你什麼,就找我討吧,我們還有事要忙,沒空陪你們敘舊!」他奮力扭動身體,卻讓押著他的士兵重重踢了一脚,這一脚直衝左下腹而來,突來的劇痛讓他兩眼昏花,THOR估計有兩根肋骨被踢斷了,但他忍住了,一聲不吭。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Thanos伸手一揮,從岩壁上垂釣下兒臂粗的金屬鍊,部下將它粗魯地纏在THOR脖子上,黑沉沉的鍊身碰觸到皮膚時不是冰冷的觸覺,而是逼人灼燙,THOR差點嚎了出來,頸部瞬間被燒掉了一層皮,而圈住脖子的部分彷彿咬著那些滲出紅色及透明體液的真皮層,像一條蛇一樣慢慢絞緊。

「這上面塗著我們星系間最有趣的毒藥,連神的皮膚都能輕易熔化。」Thanos笑了兩聲,跺到THOR跟前,「還想替你心愛的弟弟受罪嗎?現在後悔還來的急。」

「……什麼彆腳毒藥…‧一點都不痛,我警告你們,別碰Loki……」THOR咬牙切齒,傷口像是有千萬隻著火的螞蟻在嚙咬,他聞到血腥味及皮肉燒焦的味道,跟燒傷比起來,斷掉的肋骨似乎不那麼痛。

「好的,當然可以,我說過我很好說話,真是偉大的哥哥。」Thanos咧開嘴笑,骷髏似的臉孔彷彿傳說中的死神,他很高大,扯起THOR的頭髮,將他頭的角度直接仰到最極限,THOR可以看見一隻隻指甲蓋大小的冰蛛從洞頂沿著金屬鍊爬了下來。

「這些是很棒的生物喔,牠們在這裡等這頓大餐已經很久了。」Thanos仍舊抓著THOR,看見那些蜘蛛爬下來,THOR只剩下牙齒可以動作,牙關一扣,截斷了第一隻企圖爬進嘴裡的八腳蟲,然而他很快的後悔了,這是含有劇毒的冰蛛,這樣一咬,反而讓自己先中了毒,他感覺舌頭到食道都被凍成了冰塊,那些冰塊以強酸組成,慢慢滲入他的身體組織。

THOR一陣暈眩,濃黑的血從他的口鼻流了出來,臭不可聞,他直覺這些是自己的皮肉及生命力所溶解來的,光是一點點毒性就有此效果,上頭密密麻麻的不知道幾千隻冰蛛,自己還有生還的餘地嗎?

LokiLoki呢?

痛覺漸漸剝奪他的視覺,遠處已經成了模糊一片,像是罩上一層黑霧一樣,不知道是不是中毒的效果,還是痛楚已經超過負荷,THOR的意志力正在逐漸崩潰。

「你就睜大眼睛看怎麼被這些小怪物進到身體裡去,也許……死了會比較好,但是,我是不會這麼乾脆殺掉你的。」Thanos鬆開了手,THOR被懸吊在半空中,他的視網膜只看的箭近處的東西,映出無數冰蛛的無數腹眼,嘁嘁摩擦的口器像磨利的小刀,牠們似乎對失去皮膚的溫熱血肉情有獨鍾,大多數不是爬進鼻孔或嘴裡,而是選擇從頸部的燒傷潛入。

「感受撕心裂肺的恐懼吧。」Thanos乾笑兩聲,消失在THOR的視線內。

 

「──!」連慘叫的力氣也沒有,他感覺自己正在被吃,頸部成了螞蟻巢似的篩孔,有著堅硬外殼的小東西一個勁往裡鑽,一邊用銳利的口器切斷血管與肌肉,用有毒的唾液將肉屑融成蛋白質液,THOR眼睛逐漸吊白,但下一刻,更清晰的恐懼將他喚回了現實,他聽見Loki輕輕的笑聲,在他的耳畔。

「親愛的哥哥,」他說,「我真高興你會替我受懲罰,畢竟這會痛死人……但痛覺能不能殺死神呢?我們可以來做實驗。」

他清脆的彈指,冰蛛全沒入THOR的皮膚底下,瞬間,他像從夢見自己踩空的人一樣,突地恢復了正常的知覺,他仍然被懸吊在半空中,身上的傷口還是痛地讓他想砍掉自己的頭,但是比起這些肉身所受的苦,弄清楚眼前的事才是更重要的。

「對不起啦,大費周章要你帶我跑到這裡來,其實……我想要的不只是阿斯加德。」Loki露出淺淺的笑容,十分美麗,Thanos站在他身後,將手上的權杖交給Loki

「讓我猜猜……雷神最大的恐懼及絕望是什麼?噢,太好猜了,被所愛的人背叛?而且,還是兩次?」

THOR呆然地望著眼前的Loki,他用右手抓住了鐵鍊的另一端,然後往下拉,THOR被吊得更高,要命的窒息感與皮膚被咬入的痛苦又開始侵襲他,但是這一次,他奮力用手扳開那些鍊子,企圖將它與皮膚分開,他還有事要問Loki,他必須能夠開口說話。

想像將一層烙鐵從燒紅的皮肉上拔起來。

孜孜孜孜發出一整串什麼被撕下來的聲響。

 

THOR的衣服被自己的血液給蘸濕,疼痛令他發狂,但不可置信的情緒卻令他神識保持清醒,沒有被痛覺所左右。

Loki朝他一笑,那些冰蛛刨挖THOR體內,然後從毛細孔帶著血肉,鑽了出來。

「……這就是你說……你愛我的方式?」THOR吐出了絕望的字句,他甚至看見右眼水晶體被冰蛛所穿透,瞬間只剩下一片黑暗的景象。

「是的,我愛你,哥哥。」Loki回答地毫不考慮,「錯在你也愛上了我,害慘了你自己。」

THOR眼睛,自嘲地微笑,搖了搖頭。

「……你一直想殺我?」

「是的,Thanos答應我要給我全新的世界,我不再稀罕你跟你的阿斯加德,我要成為Odin之上的王……畢竟,我骨子可是邪惡的冰霜巨人哪,阿薩神族真是養虎為患。」Loki碧綠的眼瞳裡閃過一絲血紅。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一切。」THOR露出釋然的微笑。

「你後悔對我動了真情嗎?哥哥?」Loki看著他,表情天真無邪。

「我願意為了Loki而死。」THOR睜開了只剩一隻的眼睛,眼裡投射出無限的傷感,每說一句話,大量鮮血就從嘴裡湧出來,看起來相當駭人。

「在我死之前,你願意給我一個吻,當作是最後的道別嗎?」

「當然,我也愛你啊,哥哥,謝謝你給我無比的信任,讓我有這個親手殺掉你的機會。」Loki的笑靨十分燦爛,他不假思索地將THOR的金屬鍊放低至和自己等高的位置,冰冷而絕情的嘴唇貼了上去。

 

然後THOR右手在同一個時刻化為銳利無比的冰柱,貫穿了他!

 

Loki柔軟的腹部及臟器在右手化成的冰刃四周擠壓,THOR沒有猶豫,繼續讓冰刃往更深處刺去,他聽到Loki心臟跳動的聲音,轟然如山崩。

THOR好像已經不會感覺到痛,被破壞的視力又逐漸回到他身上,Loki驚愕的表情凍結在臉上,眼角滑下一行淚,而周圍那些奇塔瑞人、包括Thanos,卻像木頭人一樣,只是呆立在原地!

「……為什麼……」Loki嘴裡嗆出血沫,斗篷被血染濕了一大片,THOR對準的地方是心臟。

「……哥哥……你說過願意為我而死……」Loki的眼中不斷湧出疑惑的淚水,低啞地呼喊哥哥的名字。

「我當然願意,但前提是你是真的。」THOR的左手化為另一把冰刃,斷然地劃向Loki的頸子,Loki發出刺耳的嚎叫聲,四肢劇烈抽搐著,被砍下的頭顱逐漸化成鳥的形狀,顏色黯淡的紅眼不甘地瞪著THOR

「你露出馬腳了,審判,我還差點被你那高明的幻境給騙了……可惜你的考察太拙劣。」THOR從乾枯的鳥身抽回冰刃,烏鴉的屍體緩慢地融解,剩下一團黑霧;什麼都不見了,活著的冰蛛、身上那些致命的傷、鎖住他的鐵鍊,乃至於長相猙獰的奇塔瑞人……原來全都是幻覺。

Loki是不可能會背叛我的。」他望著冰刃變回正常的雙手,早知道詛咒的真面目只是潛伏在潛意識裡、挖掘恐懼為生的小伎倆,就該在壯大起來之前就果斷地將它斬殺,只可惜大多數的人在還沒發現自己有主導幻境的力量前就被吞噬,平白斷送了性命。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